師大社區憶往 王岫 

原載於:師大社區憶往王岫,更生日報。


民國五十八年到六十二年在師大唸書,那時沒有所謂「師大商圈」或「師大夜市」這樣的名詞,現在的師大路,也是兩旁都是牛肉麵攤的老龍泉街,再從舊日一棟中信局宿舍左右延伸下去,才是目前好似巷弄的龍泉街。


昔日老龍泉街牛肉麵,是台北市有名的,但一碗六到十元,仍是我們當時家境大多窮困的師範生吃不起的,頂多有中南部親友北上,帶他們去解解饞而已。中南部同 學,以前在家中大概也都不吃牛肉,故龍泉街的牛肉麵街,於我們而言,似乎只是路過的一條路,只聽著伙計喊著:「中原一點紅!一碗」(加一點辣的牛肉麵一碗)的呼聲,平常是少去吃的。


師大學生要不在學生宿舍吃公費餐食(那時每月二七○元左右),大三或大四,沒宿舍住的,就分散租屋在現今浦城街、泰順街、雲和街巷弄內。吃飯也在這些巷弄 間開的自助餐店。浦城街十三巷,是自助餐店較多的一條巷子,我們每餐只花三、四元就能吃飽。十三巷有一家「開平飯店」,是唯一有點菜和合菜的餐廳,但價位較高,只有當時經濟條件較好的港、澳僑生才會三不五時就進去吃飯;開平飯店,現在看來是類似可以吃經濟客飯,也可以叫一桌合菜的普通餐廳,卻是我們當時心目中的五星級飯店呢。


十三巷早餐店也不少,但多是賣豆漿、饅頭的,樸素的生意店面而已。所以,當晚上七、八點後,自助餐店結束營業,這條巷子就歸於寧靜了。其他開的較晚的商 店,則分布在現在的龍泉街巷內,不過,除了自助餐店,也不過是一家歷史悠久的麵包店和水果店、飲冰店、修改衣服店…等等與學生生活較有關係的店面。現在師 大美術大樓面臨和平東路邊,當時還有一家大家暱稱「龍門客棧」的自助餐店,也頗為有名,師大學生也常去光臨。


未拓寬前的和平東路,才是其他商店主要分布地區,有著名的學生書局、文景書局等;有美術系學生常要光顧的裱褙店;有畢業前學生必須找它們拍畢業照的「老 二」、「不老仙」…等等照相館;眼鏡行、文具店或少數衣服店也都在和平東路此等大條街路才有。對師大學生而言,最奢侈的咖啡、簡餐店││雷蒙餐飲冰果店則 是在現今和平東路和金山南路口。


師大是求學四年的地方,附近都熟悉了,基本生活機能又不錯,以致於我畢業後,幾乎有一個夢想,就是如果能在台北購屋,師大附近將是我的第一志願。退伍後, 有將近兩年時間,回到師大圖書館上班,租屋也選在浦城街四巷八號。這樓房歷史悠久,是當時少數在樓牆上鑲刻有樓名「志立樓」的四層樓,每樓隔成一間一間 的,專門出租給學生或單身上班族;因是水泥隔間,比起附近鴿子籠似的木板隔間出租套房,算是高級一點的,每房住兩人,上下床舖,一人房租三○○元。我當時 曾和要來準備考台大研究所的堂弟共租,他考上研究所後,我也因東西漸多,乾脆就一人租一房了。浦城街四巷算是以居住為主的寧靜街巷,只有靠近羅斯福路的那 頭,有牙科、洗衣店等少數店面。浦城街四巷有小弄道通到師大運動場側門,我常和租屋在十三巷公寓二樓的女友,晨起一起去師大運動場打羽球,然後去四巷路頭 那家一對外省老夫婦開的豆漿店吃早餐。老夫婦見到我們就笑咪咪的說:「一冰一熱(豆漿)兩饅頭,是嗎?」彼時,和許多商家老闆都很熟悉,很有人情味道。


五、六○年代,師大附近區域,就是這麼一個基本生活機能不錯的所謂大學城社區,寧靜不吵雜。我想購房定居的第一志願雖在此,但上班族薪水終究無力在這裡購屋,加以後來離開師大圖書館轉任中央圖書館,結婚後也只能搬離這裡,暫時棲息北縣郊市了。


然而也不知為何最近十幾年來,師大社區變成師大商圈和師大夜市,浦城街十三巷變成燈火燦爛的異國美食街,龍泉街巷弄變成人潮滾滾,喧囂至半夜的衣飾、小吃 密集店面;龍泉街牛肉麵攤拆了,拓寬成師大路,更是車水馬龍,星巴克咖啡、美式餐飲、酒屋雲集;我曾穿梭附近巷弄,竟找不到一家自助餐店,很驚訝現在學生 經濟力怎變得那麼好,都吃美食餐廳了?但或許他們都只是來夜市的觀光客?學生們要吃便宜的自助餐,只能在宿舍餐廳,或遠征到金華街和永康街巷弄了。


假如你問我還會不會再以師大附近為購屋居住第一志願,我當然會搖頭了,因為大學城的師大社區已消失了,只剩下觀光客的師大商圈了。商圈和夜市,畢竟只能走訪,不宜久居呢!


創作者介紹

還我優質師大生活圈

ShidaAr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訪客
  • 日據時代的師大,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無雪.一幢幢帶瓦的和式平房,取而代之的是,冷酷無情的水泥公寓,更或是大樓及內容物.




  • 人皆有情。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4:38 回覆

  • 訪客
  • 住宅環境愈來愈擁擠,就請回家怪自己無知或自私的父母,為何要增加人口密度呢?

    土地有限,就不應該毫無限制的增加人口密度。

    人口密度愈高只會讓大家更不易謀生,住宅環境更加惡化。

    降低人口密度到人人都是大地主,則人人才能天天睡到自然醒,錢多事少離家近,才是接近天堂的享受。

  • 聽說台北縣市都是移民城市,倒不是這座城市生育率特別高?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4:41 回覆

  • 訪客
  • 雖然有點感觸
    但整個台北市人口密度上升商業發展蓬勃豈不是一個首都的宿命
    雖然值得感嘆
    但放在這麼一個須以批判觀點看師大發展的部落格的脈絡中
    會造成模糊
  • 城市若是隨著市民的活動而成長,或許我們應該視之常態。(?)

    這篇給我個人的啟示是「師大夜市」是值得受到挑戰與質疑的,探索這四個字的起源,或許可以作為師大夜市實為人為操作的行銷符碼的力證。

    另外,也很珍惜這一篇對師大一帶巷弄地景的爬梳,回應浦城街13巷商家與地主、古莊里長劉克男、師大范姓學生及文化元年等人對師大三里自救會的行動的批評,這一篇功夫顯然比上述這些人來得深厚也實在,更不會淪入兩方人馬刻意混淆三里發展與結構的差異,並且藉之各說各話、鞏固雙方利益,適當的區別更容易令人理解北市府從浦城街13巷開刀,不僅違背常理,且被視為是黑箱作業,甚而成為商家炒作陰謀論的理由,似乎也有其脈絡可循。

    ShidaArea 於 2012/08/01 01:40 回覆

  • 訪客
  •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 你是「負負」嗎?
    難得有人留言是故意讓我知道是誰的,那我要去看你IP。

    ShidaArea 於 2012/08/01 01:30 回覆

  • 訪客
  • 答錯,扣一分.
  • (咬手帕)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4:43 回覆

  • 訪客
  • 多年後,當你我發現我們有意無意間成為別人的棋子,或是別人精心設計的一齣戲裡的道具時,請不要找任何藉口原諒自己.
  • 目前是只能盡人事聽天命,反正該質疑該問的都問了,我們都沒有會議桌上的席次,考量時間成本,能作得的很有限。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4:44 回覆

  • 訪客
  • #6 訪客 於 2012/08/02 01:14
    多年後,當你我發現我們有意無意間成為別人的棋子,或是別人精心設計的一齣戲裡的道具時,請不要找任何藉口原諒自己.
    --------------------------------------------------------------------
    為什麼這麼多外人一直把當地居民全都當做智障或豬頭??

    這些居民完全沒有獨立的邏輯思考能力嗎??
    這麼容易就會被人牽著走嗎??

    老是一直教這些居民該過怎麼樣的生活,請問你們什麼時候尊重過當地的居民了??

    一直攻擊自救會,不然請這些各路牛頭馬面來開個公聽會告訴大家為什麼我們要忍受live house、飲酒店、夜店、其他居民厭惡的事??

    或是請台北市政府問一下台北市所有里有幾個願意讓師大三里的非法店家全都搬過去??
    我所知道的是附近的大學里已經說不要,龍坡里也說NO,隔壁的錦安里,上個月新聞才結束。

    請市府去問看看,假如有人願意的話,可以整碗端去。
    全體里民感謝你!!!!
  • 自救會送出去的名單不只有live house、飲酒店、夜店。如果其他居民厭惡的事,包括花店、書店、出版社、巧克力店、小型獨棟的點心店、合土管地帶且沒有油煙噪音問題的輕食店、不在北市府畫定的師大社區範圍內的違法商家(據說很安靜)...那#6應該只是多慮了。何況,誰有資格定義何謂居民厭惡?哪一場公聽會討論過此事?

    自救會操作的過程,也讓許多居民感到不被尊重,地方上仍有許多世居三代以上的家庭,但卻被抹黑成貪婪地主房東,完全沒有尊重這些店鋪早在土管出現前就已經是商業使用的事實,沒有恰當的區隔,挪用純住宅區居民的受害經驗,攻擊為地方長期服務的商業區塊,這些老世家也受了不少許委屈。

    新入住的居民如果不喜歡原有的地景,也許應該考慮不要搬進來。

    另外,5/18___辦的會員大會人數相當少,我想也回應了你提到:
    「這些居民完全沒有獨立的邏輯思考能力嗎??
    這麼容易就會被人牽著走嗎??」
    私以為,___要自己評估一下,靠炒作對立、製造糾紛的手段能撐多久。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6:00 回覆

  • 訪客
  • 我們不是任何人的棋子,更不會是那部鱉腳戲的道具。

    倒是自作聰明的你應該有多遠滾多遠,因為多年後的某一天當我發現自己竟然因為你的自以為是,害我浪費時間寫這些廢文時,我根本找不到藉口原諒你!
  • 每一個人的留言都是個人意志,不過#6的留言是有點沒頭沒尾的。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5:00 回覆

  • 訪客
  • 棋分兩色,若無兩色,如何使得來?只有立場,無關黑白,程度而已.

  • 還以為下棋這種事都是你來我往的。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4:57 回覆

  • 訪客
  • 另外,5/18___辦的會員大會人數相當少,我想也回應了你提到:
    「這些居民完全沒有獨立的邏輯思考能力嗎??
    這麼容易就會被人牽著走嗎??」
    私以為,___要自己評估一下,靠炒作對立、製造糾紛的手段能撐多久。

    ShidaArea 於 2012/08/02 16:00 回覆
    --------------------------------------------------------------
    我們要先釐清一件事情:
    到底是因為居民的長期不滿累積下來才出現自救會,還是先有自救會才出現居民的不滿??

    板主說5/18會員大會人數相當少??

    這裡的影片已經說出大概多少人支持,我估計約600人,以一個家庭有5人計算的話,600 X 5 = 3000人。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參加,但是我參加的情形是很多人一下班就直奔會場。會場是坐無虛席。很多人是上班一整天後拖者疲憊的身體又沒吃飯去。

    假如還有其他團體要出來告訴里民有比自救會更好的方式,我相信大家都會歡迎,例如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自治會(好像失蹤很久),或任何人都可以。或是像你這樣成立自己的blog也是。
    假如還有比自救會更好的策略,大家很熱意聽這些人發言。

    板主說自救會靠炒作對立、製造糾紛的手段能撐多久??
    那為什麼泰順街60巷的居民要抗爭小哲和shelter以及其他店家?
    60巷的居民要抗爭小哲和shelter是誰主導的?
    我們再回到最前面討論的主題:
    到底是因為居民的長期不滿累積下來才出現自救會,還是先有自救會才出現居民的不滿??

    人民已經有政府了,為什麼還需要自救會??


  • 先讓我為大家釐清目前的癥結:
    1.居民抗議的對象主要是近五年內,湧入住宅區的商家,並且因此得到輿論的認同;
    2.在多數的公開活動中,包括各種媒體訪問,無論是任何一方(包括自救會、李新)一再重申居民的抗議對象不是巷子裡的早餐店、牛肉麵店、書店等既存已久且提供居民生活之所需的商店,而是取而代之的服飾店、餐廳,包括浦城街13巷成為北市府下第一刀的對象時,水準書局亦受難,此時自救會以及絕大多數的居民的反應是--這是商家的烏賊戰,而非居民檢舉,但不要忘了,水準書局同樣是違反土管的商家;
    3.東邊兩里,到目前為止,除了伊洛瓦底和紅豆家抵抗較為激烈外,在三月之後,東邊幾乎是沒有特定商家抗爭,同時,輿論支持東邊以服飾店為主的生態,不宜繼續存在。

    第一次爭議事件的焦點集中在浦城街13巷,顯然那條巷子的結構和其他條巷子有所不同,當中也存在時間較為長遠的餐飲業者;地下社會是商一特內的商家,無論是抗議初始反彈「師大夜市」的過度擴張,或者是後來以古莊里為主的___發展出的城市住商混合議題,皆沒有任何關聯。

    綜上,居民的抗議背後有著強大的敘事背景支撐行動的正當性,我想,絕大多數居民要求的同樣也是先處理近年受侵害的住宅區困擾,也才有___一再強調市府的裁罰應符合居民期待,而爭取與北市府定期開會的權力。

    在這裡質疑的是,擁有代表居民發聲權柄的___,是否辜負了居民的期待,在不恰當的時機點,一再製造不必要的爭議。比方說,浦城街13巷、地下社會,是否應該在那個時機點以自救會之力,要求北市府視為重點要務。

    你說的沒有錯,居民的不滿才足以支撐___的出現,但___真的有回應我們的期待嗎?還是另一邊又從事著足啟疑竇的行為?這才是對___的質疑。我們的確是需要自救會,但自救會應該要作符合居民、住宅區所需的事,而非一邊照居民期待而行,另一邊又有個人主張,打亂陣腳。

    地下社會的事,傳出___要求小哲和SHELTER樓上住戶自力救濟,有說___不宜插手。

    這些質疑並非保護違反土管,卻沒有影響居民生活品質的商家,而是若影響居民生活品質的商家,還沒有得到恰當的紓緩,為什麼這時候要去製造外界的反彈力道,要求北市府優先裁罰根本沒有居民檢舉,也沒有影響環境的出版社、花店?為什麼要求北市府優先裁罰根本不在北市府畫定的師大社區範圍的商家?

    最後,5/18的是會員大會,而非3月中北市府辦理的座談會,你想看影片應該只有公視那個再見夜市才看得見,我想大約百人左右,不達兩百(嗯,恐怕不及一百五),那一場也就是___極力炒作撿屍公園,還邀來林奕華的那場。:)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23 回覆

  • 訪客
  • 【 人民已經有政府了,為什麼還需要自救會?? 】

    嗯,講得好!
    而且,政府處理的順序與店家數,跟自救會提的也不同,所以最最錯的是誰呢?
    一目瞭然!
  • 嗯,現在問題就出在北市府一開刀就是___提的殺雞儆猴巷。

    而目前政府處理的順序,也完全按照___的提案,包括地下社會也出現在___的名單中。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1:35 回覆

  • 訪客
  • 請板主尊重三里的新住民,作者寫的很清楚,過去的師大附近機能佳,而老居民創造出來的康青龍綠意安寧治安佳的環境,讓人想搬進來,不能住進來嗎?

    如果是現在的商圈及夜市,跟作者一樣,我也不想搬進龍泉里.因為選錯地方,不能為自己居住權益奮鬥?挺自救會是挺當時成立的理念, 住宅區應該維持安寧,至今也不覺得偏離什麼?沒有站出來的很多居民,因害怕或冷漠, 但支不支持,多是同意政府該管一管

    我也同意一些在地老商家對社區的貢獻及無害,不需趕進殺絕,但現在是違法商家拖著合法商家或在地老商家下水.現在巷內儘管政府執法而關了不少服飾店,但停業一陣子某些房子,又開新商家或貼出招租

    如此險境未決,針對自救會的不滿而砲口對内, 是希望目前的努力功虧一潰?
    過去希望生活環境的改善無庸致疑,但現在的作法另人不懂?

    古莊里希望師大公園恢復住宅區應有狀況,很合理,不是嗎?誰喜歡一大早看到滿地的垃圾?雖然不住在師大路上,但早上看到一路垃圾還是挺不爽的!住在商業區或師大路上的居民應該也有要求居住的基本品質吧!

    既然心疼在地老商家被波及,要思考及花時間的是如何讓這些尚未波及商家與違法商家.貪赧的房東及仲介區隔, 不被這些人拖下水,不是嗎?
  • 不瞞各位,若無所本,也不會放砲。

    若是在策略下,老商家不得不離開,我想,這我們也只能說揮揮手說遺憾。浦城街13巷逝者已逝,只求從浦城街13巷造成的困擾中,得到教訓。
    輿論普遍支持師大三里居民捍衛住宅區的行動,我們行動的正當性正在找回原有的地景環境與品質,而組織___,___的所有作為都反映且有效解決問題。

    我是第一個在文章中提到師大公園問題的人,當時定位師大公園的擁擠和髒亂,不利於居民使用,與周遭環境息息相關;小哲災民則是第一個在公聽會場合提到整體環境的敗壞,連帶影響公園飲酒客眾多的景貌,所以公園的問題,一直是一個大家都能認同的鋪陳,但是這些沒辦法說明如何跳越到地下社會應該要為師大公園的髒亂負責。

    我想我們應該這樣說,如果住宅區內的亂象解開,才有機會從根解決師大公園的觀光化問題。而不是找幾家飲酒店當成下手的對象,妄想沒了這些周邊商家,師大公園就能整潔乾淨。

    除了心疼在地商家,受到粗暴的語言對待,更是提醒這種操作手法下,居民可能受到的反噬。

    ___不應該是trouble maker,至少不應該擋住要處理住宅區商業入侵的住民的路。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20 回覆

  • 訪客
  • http://www.ours.org.tw/policy/%E9%BB%83%E7%91%9E%E8%8C%82/2012/03/01/255

    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已經表明過立場及做法,問題是你們吃這套嗎?
  • 黃瑞茂的文章除了假定附近住宅區的巷弄,原本就是商業密集的使用模式(譬如龍泉街前段、師大路39巷、浦城街13巷),另外也替鄰近以不擾鄰聞名的特色商家陳言(這些商家實在是不多,但也有可供惋惜之處)。

    不過,在這裡提出這些說法實在是混淆視聽,因為絕大多數的巷子都是在五年內受到大規模的入侵,而且有著清楚的業種區隔:http://shidaarea.pixnet.net/blog/post/18690150
    不是公聽會上龍泉里才有人說,北市府應該要以這兩年開設的商店作為優先裁罰的對象嗎?

    現在的問題是連這些都還沒有處理完畢,就有人開始送出花店、書店、出版社、巧克力店、小型獨棟的點心店、合乎土管地帶且沒有油煙噪音問題的輕食店、不在北市府畫定的師大社區範圍內的違法商家(據說很安靜)...
    這些店家要走要留也都無所謂,問題是,有必要把這些店家排在前面嗎?

    從浦城街13巷、地下社會...,既無法解決問題,又耗費社會成本,接著又滿足嗜血的陰謀論者,到底還要發生多少次,___才會學乖,不要老是把戰場放在自己家,卻又要三里一起扛。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1:59 回覆

  • 訪客
  • 那個組織表明出來的立場與很空虛的做法,有講跟沒講是一樣,完全沒用處!
  • 我怎麼看都只是在滿足文人的浪漫而已。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1:59 回覆

  • 訪客
  • 如果不相信專業,就讓外行領導內行吧!
  • 只希望外行不要再作亂了。:)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14 回覆

  • 訪客
  • <這樓房歷史悠久,是當時少數在樓牆上鑲刻有樓名「志立樓」的四層樓,每樓隔成一間一間 的,專門出租給學生或單身上班族;>

    原來,四十年前就這麼幹了.依現在看來,全都違法.
  • 當年肯定沒有土管法,那建築法有規範嗎?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00 回覆

  • 訪客
  • 只要沒有明確的實行規則,光說說理論,只會讓里民們的痛苦期變長而已。

    現在看來,政府執行方向,也沒完全依照自救會與居民的訴求方案來走。
    政府想執行什麼就執行什麼,完全摸不著邊,因此更不可能容納那個組織。
  • 嗯,據了解這兩三個月,幾乎都按照___的訴求在走。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01 回覆

  • 訪客
  • 期望能冷靜,不要有太情緒的發言。
  • 我加油,但___恐怕都是靠情緒在控制啊。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05 回覆

  • 訪客
  • 而目前政府處理的順序,也完全按照___的提案,包括地下社會也出現在___的名單中。

    ----------------------------
    沒有!
    依自救會的順序上,要優先處理的,應該是公園那邊的店,而不是地社。
    政府只是先處理地社,因而粗暴製造出對立聲浪!
  • 根據___7/2的名單,那一整排非用餐時段賣酒的商店中,只有地下社會被標明「夜店飲酒店」。
    至於,公園那邊,JR已經發難了:http://ppt.cc/Ii3L

    另外,若真有一個順序,優先處理的應該是位在住三六米的焦起士和60巷的小哲,這才合理吧!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04 回覆

  • 訪客
  • 名單給了,但,希望優先開罰的,卻不開。
    政府的作為,讓那些害別人長期作嚴重惡夢的店,反而一直存在。
  • 如果是這樣,不如有爭議、沒有人陳舉檢舉者,先暫緩不要送出去,給需要優先處理的一條通道。
    跟北市府這樣開會也開了大半年了,如果真的有這種狀況,當然應該要先攻克這問題,怎麼還能繼續亂遞名單呢?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15 回覆

  • 訪客
  • 現今的一些結局,引發有人會很激進的提到:違法,就一視同仁!
    造成,溫和型的想法,就不太能存在。

    不曉得,再過半年,未來的社區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最近提的一些很單純的老店,很確定是專門服務里民的店,也沒受害者,只是因違法土管(環保、消防安檢都沒問題),而倒楣的被強制一起處理。
    提議處理那些店的人,若能事後幫忙解決店面存在的問題,這樣可以減少其他人生活上的煩惱了,也比較沒糾紛。
  • 可以理解法律之下人人平等的話術,但是優先順序的排定,才是資源搶攻以及爭議之所在。

    有沒有受害者已經變成一個假議題了,「只要有一個人受害就有執行的必要」,讓根本不是住戶的人也提名單提得很開心,提名單的人總是有辦法想到受害理由。

    ShidaArea 於 2012/08/03 02:12 回覆

  • 訪客
  • 在如此高道德標準及法律標準下,大家都要受到檢驗.同意版主所言<提醒這種操作手法下,居民可能受到的反噬。>



  • 訪客
  • 事情若無轉圜餘地時,便是玉石俱焚日.這不是大家所樂見的.
  • 訪客
  • 懷舊的感情也許動人,..就像卓別林被稱為大師級的默劇,多少年中偶而地欣賞.卻不會阻擋3D電影新技術世紀的來臨...逝者已矣,用這篇文章做為想像未來師大三里的願景嗎?豈非緣木求魚?
    師大區域發展有其時空背景的必然...適度的調節干預.並非不可.,不以方正自恃.防洪不如導洪.是淺顯的道理.就算所有眼中釘去除了..也不過是七傷拳的表面勝利.隨著時間前移."自救會"的強硬主張會繼續多久?永遠嗎?...物極必反.不是嗎?
  • 訪客
  • 如果大多數人是無知或自私,當然就會生小孩而使人口密度一直增加,人口密度一直增加就會使大家愈擁擠住在一起,而無法住四周都是庭院的平房大別墅。所以師大社區環境愈來愈擁擠惡化的罪魁禍首是那些無視人口已過密卻仍要生小孩的沒良心的父母。

    我喜歡5千年前或1萬年前的人口數。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