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大商圈爭議案,應慎謀與執行多贏方案 

作者:憲政法制組顧問 黃朝盟,憲政法制組高級助理研究員 謝麗秋

來源:國政基金會

 

憲政(析) 101-004 號

壹、前言

近年台北市師大周邊龍泉、古風與古莊三里,由於店家快速成長,大量人潮帶來噪音、環保與公安問題,引起居民強烈反彈。

居民成立『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向市府陳情,盼政府針對違法商家依法行政;故北市府對《違反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1]的商家與攤販祭出重罰 [2] ﹔部分商家則成立『守護師大商圈聯盟』,走上街頭陳情,稱願意改善油煙、污水等設備,並稱市府大力行銷師大商圈,讓居民受傷,未做好管理,使商家受害。

為解決雙方爭議,台北市於今年3月11日至15日辦理3場次座談會,分別聽取居民與商家意見,並於20日宣布新的措施,於四月上路,採『記點』制約束商 家,點數累積愈高者,將優先開罰。商家表態支持,當地居民卻仍表達不滿。雙方意見依究分歧,市府應扮演何種角色?各方爭點為何?有無實際協調空間,以達成 居民、商家、政府與消費者多贏局面,也為全台多處有類似困擾的商圈解套,實有賴政府審慎處理。
 
貳、分析

一、師大商圈形成之源由與發展

師大商圈的形成乃因應學生需要,各式商店、餐飲提供了居民及學生的生活所需,服務的對象以當地學生及居民為主。多年來店家和社區居民相安無事,一些特色小 鋪也豐富了社區的文教氣質,雙方的供需得到滿足和平衡。但近幾年,當地「商圈文化」急劇倒向「夜市文化」的結果,使居民和商家關係惡化。師大商圈從原本滿 足學生及居民需求的地方生活商圈,快速變身商圈,成為了要容納假日約有3~4萬人潮的大型觀光景點商圈。

二、師大商圈產生爭議之原因

  依相關論者分析,整理原因如下[3] :

(一) 政府鼓勵發展助長

台北市政府宣傳台北的重點觀光,透過電影行銷「師大夜市」聲名大噪一時躥升而起,再加上中央政府交通部觀光局推廣台灣北區國際光點計畫,推出的「康青龍生 活街區」龍泉街就是師大夜市的主要幹道,吸引不少國際觀光遊客前來體驗,接續由文建會主導的「台灣國際文化創業產業博覽會」又以『師大巷弄散步道』為主 題,介紹屬於台北市特有的巷弄文化產業。政府成功的宣傳帶來了無數的商機,店家由原先的200~300家擴增到700多家,商圈分布從原先1公頃擴散到 18公頃。

(二) 廢除『營利事業統一發證制度』,商業登記與商業管理分離,造成住宅商圈不斷擴張

過去政府採『營利事業統一發證制度』,需經都市計畫、建築和消防等審查通過後,方能發營利事業登記證,但此作法由於過於耗時、繁複,故經立法院修法,將登記與管理分離。自98年4月13日起,申請人只要備妥規定文件,便可取得公司或商業登記,然有業者質疑,『既然違法,為何還要發商業登記?』,但實際經營場所仍應符合土地使用管制、建管和消防等規定。

(三)公權力怠忽職守

台北市師大商圈夜市,多年來政府任其違法發展,直至最近居民抗議,向政府陳情,政府才對違法商家開罰,然而政府多年來對違反商家 增建店面,政府不強制執行,依法行政,使民眾誤以為政府默許,故而政府不作為,亦造成目前師大商圈之爭點與輿論批評原因重要原因。

(四)房仲業炒作

 師大商圈屬文教住宅區,居民對於生活品質的期待較高,且師大商圈店家多為「外來」承租戶,對社區的融入或互動並不積極。師大地區在房仲業者與媒體聯手炒 作下,帶動房價和租金水漲船高,地租不斷上漲將原來店家驅離,舊有店家或甚至原來個性小店或人文咖啡店,因無法負擔昂貴店租,而紛紛搬離,而被簡餐店、餐 飲店及精品店取代,文教區變成商業區。

(五)業者違法營業習焉不察

因『商業登記』與『商業管理』主管單位不同,許多商家取得證照後,還要通過地方政府相關檢查,才會有營利事業登記證,才可營業。商家以為取得證照後以為一切合法、不自知或明知故犯,商家進行投資卻不瞭解相關法規,亦應究其責。
 
參、建議:多元社會、長年積習、巷弄文化與優質商圈之保存考量下,重點在於創造多贏局面
 
目前全面依法取締與執行,將無可避免受到各方挑戰[4],故為創造政府、商家、居民、與消費者等多贏局面,除執法取締的同時,似應兼顧各種政策手段,以創造多贏局面。可有以下政策手段,:

一、基本上要保障住戶合法權益,但亦可透過不同政策的手段幫助商家轉型,例如開闢新的地段(為此甚至向師大宿舍買地或新進行合建,將附近公部門土地納入以便作最大可能的考量),或針對各種減緩住戶衝擊之措失之進行評估與採行,例如浮動式土地使用分區(附條件式)、引入各種減少噪音與污染之硬體設施,規劃另一區域協助商家遷移等等。
 
二、可透過市場普查制度,集合在地大學如台大、師大、政大等學校對社區進行普查,透過全面調查商家,那些商家需強制取締,哪些廠商可輔導轉型,協助使之成為合法商家。

三、就程序面而言,得透過公共參與方式,透過不同標的團體對話與協商,來討論商家與房東如何回餽社區及店家對住戶所產生的影響,並分類出店家對住戶不同影響的程度(如可分ABCD等級),同時針對不同情境,分類處理,以減少衝擊。

四、透過經濟誘因(回饋、對受住戶所受損失進行補償)與以及商家自律機制,降低住戶對商家反彈,並使之與商家和平共存。

五、若有必要,也可考慮放寬都市計畫都更的容積率獎勵方式,甚至採行其他設施之一併開發且採行BOT等方式,來協助解決問題。
 
(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1] 《土地分區管制辦法》中規定「不得在六米巷內設置餐廳」。
[2]經查683家店家中,即就有356家違反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規定。
[3]參照中國時報2012-03-13C1版『法令漏洞 禍首之一 登記、管理分離 快速擴張亂源』﹔2012-02-26中國時報社論「師大商圈紛爭 顯多少問題?」。
[4]為維護合法住戶權利,可採用落日條款,以一定期間為緩衝期,期限一到違法商家即須進行搬遷。在此期間內, 商家也要高度自律。民國98年後,商業登記與管理分離,造成商家認為取得證照即為合法,而住家亦認為,政府沒有依法取締,公權力怠忽職守,就此應有必要之 自我改正與人員講習訓練等。










相關新聞:
中國時報,2012年4月22日,師大商圈未來 多方提願景
聯合報,2012年8月17日,師大商家 擬設示範區找出路











創作者介紹

還我優質師大生活圈

ShidaAr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訪客
  • 轉貼新聞
    台北市政府捐助的都市更新推動中心今天掛牌營運,都更處今天表示,透過具公信力的都更協力機構,拓展多元都更推動模式。

    台北市都市更新處表示,為協助民間推動都市更新,北市府已推動多項政策,但民眾仍反映更新推動困難,期望公部門能提供協助。目前民間更新的困難主要在於整合不易,相關權利人、開發商各角色彼此信任基礎薄弱,加上目前民間整合機構良莠不齊,造成資訊混亂,使得權利整合更加不易。

    考量都市更新涉私權整合,仍需有一具公信力的協力機構協助民眾,因此市府100%捐助成立「財團法人台北市都市更新推動中心」。

    都更處表示,考量今年為都更推動中心成立第一年,因此將以配合市府政策導向案件優先進行協助,例如災損建物辦理更新的海砂屋建物、弱勢地區辦理更新、公劃更新地區,以及4、5層樓老舊公寓更新專案。

    都更處官員說,藉由都更推動中心的成立,一方面協助民間啟動都市更新,提供市民具公信力的都更協力機構,創造更多元的都市更新技術服務與協助管道;另方面建立協助市民自主更新機制,透過更新技術與資訊服務,以建置透明的協助民間自主更新機制,形成良性競爭的更新專業服務環境。

    都更中心主要工作內容為提供專業技術服務,包含協助權利關係人整合、組成更新會、進行權利價值初估試算及協助製作申請更新書件等相關工作。因中心性質為財團法人,依都市更新條例不具擔任實施者的資格,也不具有公權力可以強力介入,必要時中心可協助所有權人公開甄選實施者行政作業,或以自力更新方式推動都更。
  • 訪客
  • 嗯 台北市都市更新推動中心掛牌營運了 以四、五樓大廈為主社區都更腳步也許會加速哦.................
  • 看見都更我就肚子痛,不過目前我家這邊恐怕還要一段時間,真要都更當然還是以古亭市場周遭(古莊里)為主,畢竟那裡四十年以上的公寓較多,且臨近古亭市場。(看來我說出了某些商家為何不在師大社區的範圍內,卻仍收到罰單的真相?)

    ShidaArea 於 2012/10/26 00:14 回覆

  • 訪客
  • 轉貼 我城有沒有未來?「都市」更新三題
    2013/01/23

    文 / 黃舒楣

    由王家/文林苑爭議,一系列有關都市更新實施的爭議,讓人不禁思索都市的本質,以及台灣都市生活的未來。

    對不少自家被建商圈選入都市更新的屋主來說,聽政策說「一坪換一坪」,忍受幾年租屋不便即可舊屋換新屋,何樂而不為。規劃設計由建商包辦,建案金融計畫也有專業打理,更新後地價上漲指日可待。萬萬沒想到的是更新計劃中人人各有考量,有人想要繼續做生意,有人對於換房子沒有太多興趣,有人左思右想難以打定主意,這些本是人之常情,只是在工程貸款利息(或政策制定者盼望業績成果)的壓力下,更新速度只求效率,越快越好,不求溝通商量,也不求更新是否造福業權人以外的都市公眾。

    幾年下來更新案例時程不盡如人意,甚至出現了文林苑爭議。一個強拆王家事件後工程停擺,同意戶和不同意戶都覺得自己是弱勢,不少人更擔憂都更就此停擺。眾聲喧嘩中,我不擔心更新會停滯,卻看見了有關「都市」危機的更新三題。




    1. 都市中誰是弱勢?

    文林苑中相關人都覺得自己是弱勢[1],甚至有「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一說。其實,不管有殼無殼,市民確實是都市計畫體系中的知識弱勢,「都市更新」本是複雜事務,涉及私人權利的重新定義,空間和社會關係的重新分配,即便是台灣最喜歡介紹的日本六本木成功案例,其歷經至少十七年的商討實施過程,卻總被簡單帶過,讓同意者低估了參與都市更新所需付出的成本,遑論其他少為政策成果宣傳的社會成本。例如,台灣政府從來就不提東京在九零年代時推動都市更新,造成多少人只能棲身在新宿西口的紙板屋。不當的都市更新反而會剝奪生存空間、製造貧窮。

    如果從空間階級關係來看則有不同的解讀。就台灣城市房地產炒作所造成的居住問題來看,被文林苑影響的屋主有所不知的是,他們是不幸地體會了其他無產市民們長期以來的生存困境。許多基層市民買不起房子,形同被高價房市剝奪了居住權益,租屋過日子,又要面對租屋供應品質不一,租賃市場歧視特定族群(如長者或病患身障者)等問題。都市更新住戶所暫時體會的「弱勢狀態」[2],實是城市中越來越多無殼蝸牛的日常狀態。指出這點絕非否認任何人的痛苦經驗,只想說明,城市中居住問題是共同課題,都市更新過程中所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



    2. 都市的意義:都市不是建築大樓的集合體

    近一年來,「都市更新」中相關爭議總圍繞「私權」打轉。參與都市更新的市民,想像的也是自己更新後更安全更新穎的「家」,結構強度增加,硬體設備也現代化(其中以「電梯」最為人稱道),可以抵抗地震或下陷問題。對於城市未來的想象,似乎只是一棟棟新大樓的集合體,沒有公益創造,沒有公共空間創意可促進都市生活人際互動或資源共享。這種都市更新推動下去,汰舊換新的景觀或許更整潔,房價更耀眼,但住在其中的人卻愈發疏離,更不易共同面對城市發展掏空環境成本和社會文化成本的潛藏危機。近來幾起都市更新包裹國有地(甚至納入了古蹟或公共設施如橋墩[3]),已預示了城市崩解的危機[4]。

    如果都市更新的推動只能被現行法規所匡現如此,使用「都市」兩字實在值得商榷,除非我們都同意都市只是建築大樓的集合體,除非我們都認同當年英國柴契爾夫人的說法:沒有「社會」這種東西[5]…..



    3. 期待有「都市」想像的更新

    都市更新是一個都市的公共課題。都市更新以公共利益為名對個人私權行使作出限制,若不能促成實質的公共利益,即便參與地主個個都滿意,也不見得符合制度原意。那公共利益應該不只是虛幻的地價上升和稅收增進,應該是市民能夠參與使用的空間實存。一個超越私權保衛戰的都更,才能說服公民都同意都更條例對於私權作出一定比例的限制,並且妥善利用容積作為寶貴的公共財產[6]。以此來看當前相關單位表示不宜介入文林苑一案的「私權糾紛」,實是非常不合理的說詞。



    沒有「都市」的共識基礎又如何談更新?



    一個有「都市」視野的更新制度,應能釋放都市土地,促進合於公義的空間再分配,使都市土地的使用活化,配合多元社會需求,促進兼容並蓄的生計空間,有居住也有社區經濟活動[7]。好的都市更新可促進價格合宜的住宅增加,提供社區福利設施,促進社會網絡,同時,透過更新盡可能地調節既有建成環境對於城市生態造成的壓力。這說來簡單的都市更新想像,不僅需要充分的討論和協調,更需要市民凝聚「都市人」的公民意識,理解到自己和他人共存在都市中,彼此的生活互相關聯,都市更新不該簡化為「建築物更新」。

    台灣的都市未來不應由少數人或制度所宣判。我們對都市未來應有期待,但不應是當下這種看不見「都市」甚且摧毀「都市」的更新; 如果相信都市生活的意義,「更新」政策之需要更新,絕對是重要的公共議題。

  • 是公共議題無誤。

    ShidaArea 於 2013/01/25 01:27 回覆

  • 訪客
  • 有心向好的一面發展 住商不必敵對 和和樂樂豈不好 大家商量找出解決方法
    轉貼媒體新聞--大安區一棟建物屋頂有塊菜園,它最特別的是,串起了市府、商家、社區民眾有了另類合作、交流與對話的空間。
    揮別去年在師大商圈事件中,市府、商家、居民三方的衝突爭議,大安區古風里、龍泉里、錦安里等3里辦公處與在地團體等九個單位,昨天宣布成立水陸畔文化生活聯盟,往共同營造社區永續環境邁進。

    該聯盟去年向北市府申請大安區里活動中心這棟公有建物的屋頂。聯盟利用10多坪大的公共空間,在半年前的初春,開始種植各式蔬菜、植物,並在一個多月前起,和附近約10家咖啡館商家拜訪,回收其各家咖啡館的咖啡渣,成為零成本的肥料。

    該聯盟成員施佩吟說,一開始他們挨家挨戶、到各大大小小咖啡館發傳單。有些咖啡館不知道咖啡渣還可當肥料,有的怕咖啡渣放久了會發臭,原本要拒絕,後來他們準備可密封的箱子,才讓店家放心。

    施佩吟說,現在聯盟約一周3天,會去這些咖啡館收集這些咖啡渣,接著搬到屋頂菜園,並倒入一旁的偌大容器,等發酵3個月後成為肥料。

    聯盟成員虞葳是這「餿主意」的發想人。虞葳笑說,「這咖啡渣太肥了!」大安區內的咖啡館很多,連帶地咖啡渣數量非常多,而咖啡渣內含氮及微量元素,是很好的天然肥料,對一些葉菜類作物很有益。虞葳進一步用鐵絲、布袋做成裝咖啡渣的圓柱體狀的容器。虞葳說,因為頂樓的溫度很高,就算加入一般廚餘,也並不需要擔心會有老鼠、蟑螂跑進容器裡來。
  • 訪客
  • 不是住在嚴重商業氾濫區域受苦受難的人,是無法體會別人的痛苦!
  • 唉唉
  • 泰順街和雲和街看似空空無人的關閉店...有個停車場這邊
    開始拆除準備裝潢的店不少唷
  • 訪客
  • 都更大門再開 師大商圈是否又要淪陷 令人費疑擔憂 都更雖屬公益 但不要犧牲台灣民眾財產和生存基本權利
    轉貼中國時報報導
    中國時報 【陳芃/台北報導】
     ▲師大商圈店家、房東14日掛出多幅布條,抗議因社區要做都更,迫使店家離開。(陳芃攝)
     ▲師大商圈店家、房東14日掛出多幅布條,抗議因社區要做都更,迫使店家離開。(陳芃攝)

     「拒絕李董都更殘害家園!」師大商圈異國美食街、龍泉街和泰順街一帶,十四日出現幾十幅黃色布條,抗議因社區要做都更,逼迫店家離開。現在師大社區布條林立,住戶抗議店家的、店家抗議都更的,讓居民直呼「很恐怖!」

     寫有「新北市夜市合法,朱立倫好英明」、「台北市夜市不合法,郝龍斌昏庸」、「拒絕劉董都更,屠殺店家」等的布條,昨日突然出現在師大商圈,引起民眾議論。連位在雲和街的梁實秋故居,外牆也被掛上「古蹟『梁實秋故居』慘遭無情『都更』」的標語。

     繼日前部分居民掛出粉紅色布條,抗議店家油煙、噪音汙染;現在商家又掛出黃色布條,抗議因都更被迫害。許多人的第一個反應是「又怎麼了?」也有住戶說布條林立「很恐怖」,已經破壞原本社區的安寧,希望事情盡快平和落幕。

     抗議布條是由一百多個房東、店家共同決定懸掛,參與其中的「印渡風情」餐廳老闆娘李小姐表示,商圈的人都知道,近一年至少有四家建設公司來談都更,也有已劃定更新單元、送件的案子;把店家趕走,房子回歸成住宅,建商將來就能以較低的價錢收購。

     她也說,現在市府每二周就和居民自救會開會,連商圈促進會代表想列席也不行。昨日部分掛在泰順街、師大路巷弄的布條,甚至還被環保局人員撤下。環保局第三科長邱寬厚表示,因接獲民眾檢舉布條造成環境髒亂,加上現場無人承認是物主,所以取下。

     都更處表示,雲和街附近確有一都更案,九十八年被劃定為更新單元,目前正在審查事業概要,尚未核准,梁實秋故居也不在範圍內。
  • 訪客
  • 不曉得是誰,現在開始在該網站努力張貼過時很久且不確實訊息!
  • 之前我們辦浦城街13巷的工作坊,當地居民(非任何利益團體的成員)也提到都更傳聞在那條巷子中沸沸湯湯,謠傳有說,以後連13巷都會消失云云,想來有些居民既不信任政府,且又相當擔憂?

    說起來,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又何嘗不是如此?
    她們對任何一種社區營造工作皆採取不信任的態度,甚至連文史工作都大力反彈,反彈理由簡直已經到了匪夷所思,近乎與社會脫節的地步。

    所以我半年前就開始說,這裡現在需要的是一批輔導背景的工作者入駐,也會是很好的社會心理的田野。:)

    ShidaArea 於 2013/08/08 14:04 回覆

  • 訪客
  • 師大路93巷13號那家美妝店好像收起來了,有人知道原因嗎?
  • 店長說,不是轉址另營,而是住商關係不睦。
    目前Y拍上也沒有商品了。


    ShidaArea 於 2013/08/09 21:50 回覆

  • 訪客
  • 嗯!聽說師大路93巷、泰順街54巷那條巷子裡的古風里里民都很強悍,戰力是古風里首屈一指的,而且孔里長也很挺他們,所以1樓的住戶還是不要隨便亂出租給商家,商家還是到他處發展比較好,畢竟出外就是求財,識時務者為俊傑,沒必要與這條巷子裡的住戶硬拚!
  • 哎,說到這,小生活說明會上,孔里長的確一看見商圈發展促進會就開始抱怨這一間店,聽得現場人人都很激動啊。

    如同孔里長當日的說法,合法商家不應該自恃合法,毫無節制,古風里民是很理性的,倘若商家太囂張,惹毛住戶,那就大家一起幫忙送出去,好像也不為過。


    ShidaArea 於 2013/08/10 00:44 回覆

  • 訪客
  • 聽說自就會要開還我清淨家園會議 有民意代表 政府大官和住商代表列席 邀請的人還真不少 但許多都沒收到通知呢 為何...... 是玩假的嗎 還是做給誰看呢
    這是在建立溝通平台嗎 商家有人參加嗎 還是又在搞建立少數權威戲碼.......太多疑問了....................................................................

  • 訪客
  • 這又是選舉招式,因為快要選舉了,借為民服務之名,以便建立自己有服務人群之假象,未來選舉時才能登記參選也才有基本票,其實這些人過往之所作所為都已驗證,希望大家不要被騙為這些人抬轎子。
  • 訪客
  • 也有人說xx議員押錯寶(里), 若今天他押的是另兩里,結果絕對不會是這樣難堪,連個里民大會都開不成,重災區依舊是重災區,光是重押輕災區,鬼才會繼續幫他們抬轎,大家也都說不會再投票給xx議員,原因很簡單,我們還是生活在水深火熱的重災區,未見改善,兩里人潮依舊是那麼多。
  • 訪客
  • 轉貼師大青年報
    當樂聲不在 寂靜的師大小公園
    【記者黃信維 特稿】位於師大側門旁的師大小公園,一直以來都是獨立樂團人,以及社團表演成發場地,但是,筆者近日卻發現,過去在晚上時常有樂團表演和各種藝文活動的師大小公園,變得異常寂靜。原來,表演性質活動在自救會不斷抗議下,造成區公所不予核准申請。



    對此,筆者感到非常訝異,師大小公園過去曾有的音樂氣息,以及樂團表演空間,居然在優質生活圈的大旗下,短時間之內被剷除。此事件令筆者聯想到,1996年開始營業的地下社會,去年在政府政策曖昧不明及自救會多次施壓下,一夕之間就消逝,而地社的消失,也反映了這幾年台灣現場音樂展演空間,悄悄進行著的無聲轉變。(註1)
    在筆者與夜市攤販聊天中,老闆也無奈表示,不只是攤販處處受限,現在生意越來越難做,現在連學生想要表演都會被約束,「如果真的要管,學校鐘聲響了一整天還比音樂表演大聲,為甚麼不去先檢舉學校?」認為現在師大周邊生態越來越顯得詭異。
    現在,師大小公園似乎也要面臨一樣的命運。筆者最近在和社團友人談話時,他們也無可奈何說明,過去可以用來表演的場地,現在卻都不能使用了,「音樂不就是要傳遞給更多人,不被框架侷限的嗎?」做為社團人,他們也只能這樣感慨著。



    或許師大小公園在某些居民的眼中,是個應該要安靜、沒有任何活動的寧靜公共場所;但是,師大小公園為一公共財(註2),以民主角度而言,怎能夠在缺乏討論的情形下,因為居民檢舉、抗議,就禁止展演申請呢?



    根據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所提出之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觀念(註3),「公共領域為政治權力之外,作為民主政治基本條件的公民自由,討論公共事務、參與政治的活動空間。」就此事件而言,小公園開放展演與否,並沒有經過討論,便突然無法演出,筆者認為,這是一種無效溝通(Ineffective Communication),不但不符合民主社會精神,也不能解決目前小公園存在的問題。
    目前小公園已禁止展演申請,且學生和樂團都難以撼動現況,對此,筆者感到相當遺憾,且認為若此情形並未改善,除了正在消失的師大商圈外,連曾經是樂團人談論及駐唱的師大小公園,也會在不久之後,全部化為回憶,只剩下照片中逐漸泛黃的過去。

    (註1) 消逝的地下社會(簡妙如),蘋果社論

    (註2)一種集體消費財,表示一旦這種財貨被提供,任何人都可以均等的享有。

    (註3)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Strukturwandel der Offentlichkeit;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
  • 訪客
  • 鐘聲響一整天,但影響範圍沒這麼遠,又只是單一聲音而已。
    可是一旦在公園辦演唱會或演奏會,音樂大到可以傳播很遠,我家離公園很多條街都還聽得很清楚,以前每次聽到時,剛開始還以為是隔壁某戶不良鄰居大聲放音樂來吵人,後來才發現是從公園傳過來的。
    很多人都誤以為只要假日就可以吵別人,非常愛在假日高高興興的大聲彈吉他、大聲唱歌或大聲使用其他樂器來練習與表演,卻不知道這樣做會讓別人想趁假日休息時沒得休息,長期下來嚴重影響健康!

    國外地廣人稀沒困擾,但臺灣地狹人稠,各種活動與住家之間,需要取個平衡點!
    即使是公共空間也是一樣!
  • 訪客
  • 前陣子新聞報導有關於這幾年各都會區住家選擇地點與公園的問題,想像中的綠地安寧生活與現實不符合!
  • 懷念地社
  •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的部落格,3日因引用藝人歐陽靖的文章,指稱即將歇業的Live House「地下社會」是天龍國藝文人「喝瞎」地標,讓歐陽相當不滿,氣得她在臉書PO文指出,我不希望原意被醜化、被汙名化,並痛批他們只希望北市變成一塵不染的北韓平壤,是「天龍人之恥」。
    在師大路經營15年的「地下社會」在商1特區,並沒有有違反都市計畫法,但先前收到台北市公文,要求申請飲酒店業執照,且消防局也認定,逃生通道不符合標準,要求14日前限期改善。不過,業者卻決定在當天吹熄燈號,讓不少搖滾樂迷不捨。
    同樣也是擁護者的歐陽靖聽聞消息後,流著淚寫下對「地下社會」的懷念,因內容提及「地社與操場是天龍國藝文人兩大喝瞎地標」、「那地方很臭,密不透風……,地板不知被吐過多少遍?」等。她甚至認為,該店可以稱作是樂手的「家」。
    不過,歐陽靖寫「地下社會」很瞎、很臭、喝瞎地標的文字,卻被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拿來引用,並特別解釋「喝瞎」就是有些人喝醉會發酒瘋、大吵大鬧、脫衣服等脫序行為,更擔憂成為第二個台中的阿拉夜店,呼籲不要用文創來包裝「喝瞎」的飲酒現象。最後,自救會認為,業者是自知無法達成要求,才決定自動熄燈的。
    而歐陽靖得知後,在臉書以「毀掉師大文化圈」來形容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提到「我也是土生土長的台北天龍國人,而這些人是天龍人之恥」。她表示,沒辦法跟這些「愚民」解釋什麼是「文化深度」,且對方也只希望北市變成平壤,「好樣板、好乾淨、好安全,馬騜萬歲萬萬歲」。


    原文網址: 地下社會歇業被鞭屍!歐陽靖:師大自救會是天龍人之恥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703/69486.htm#ixzz2pulkQW4c
    Follow us: @ETtodaynet on Twitter | ETtoday on Facebook